????正沉浸在节日庆祝的人们,看到遮住阳光的水墙,立刻炸开了锅,像是五彩缤纷的潮水,朝同一个方向涌去,那是整个海滨小城的中心,也是地势最高的地方。

????失去了动力的花车横在路上,空出来的地面上,饮料瓶、纸片、彩带在微风中轻轻颤抖。人们蜂拥在一起,疯狂的推搡着,就争取那微茫的生机。气氛的突变,终于使宋曦抬起了头,她呆呆的望着巨大的水墙,似乎还没清醒过来。

????哗!水墙垮塌下来,巨大的声浪,掩盖了城市里的一切杂音,自然的伟力,又一次提醒人们,他们不过是这颗星球上渺小的寄生物。

????宋曦望着天空,一动不动。

????哗啦,水浪终于冲下,正在爬坡、攀登、躲避、捂住头脸的人们,被笼罩在水中。

????奇怪的是,水墙比起它所表现的声势,威力似乎小了无数倍。正常情况下,这样的海啸,一击能把建筑碾成小块,把整个城市化成漂浮的废墟。可是眼下,就像是一阵暴雨不断的泼了下来,把人淋得湿透。

????但是透过雨幕,能看到无论是人,还是周围的车辆、物品,都没有被毁掉。大家就呆呆的站在那里,被雨水洗刷着刚才的恐惧。

????宋曦仰着头,闭着眼睛,从头到脚淋透了,刚才嘈杂人群带来的恐慌和窒息感,翻涌的不安,似乎也逐渐被清凉的雨意冲刷、融化。

????随着雨水,面前降下了一个人,宽厚而温暖。有的人,从来没说过多少哄人的话,可是,不管发生什么,天塌下来,他也只是挡在那里,从不解释什么……

????生死与共的话说来轻松,但是真正能遇上的这样的人,那就是幸福的一种吧。宋曦心里只剩下一个感觉:她不是一个人,而她曾经最痛苦的就是,父母离去后,她成了一个人。

????雨水渐渐变小,方铭笑道:“你看,你不喜欢的狂欢节停了……”

????眼前的街道很空旷,宋曦扭头看去,许多人挤在上坡的路上,都成了落汤鸡,惊魂方定。在十米外,一个扮成魔法师的女表演者坐在水坑里,头顶的尖帽耷拉下来,脸上的浓妆被冲刷成一块块的污迹,脏兮兮的,眼神中透着迷茫。

????宋曦忍不住笑出来,笑声清脆,越来越大,积蓄多年的苦痛和自我怀疑,像这场暴雨一样,沿着街道的坡度,哗啦啦的朝下流去。

????“你笑的有点不厚道。”方铭看了看那个表演者,她被宋曦笑声弄的不太高兴,他提醒宋曦,“你自己也是落汤鸡。”

????宋曦这才意识到,在方铭眼中,应该一切都是透亮的,没有遮蔽。

????她并没有羞涩的表现,轻轻锤了方铭一下,把灌满水的鞋踢到一边,跳到方铭怀中。

????随即,明媚的阳光重新浮现。站在街头,微风吹拂,在带着海水味的空气,浮出了雨后的彩虹,和刚才的暴虐声势对比强烈,就像是什么了不起的存在开了个玩笑。

????方铭和宋曦看着这个明媚的世界逐渐变淡,他们正在离开这里,“没想到,这场雨这么有效。”

????宋曦依然贴着他,思绪漂浮,她很认真的说道:“这结束后,有一场很重要的比赛就要举行了,我带你去看吧,嗯,据说是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梦想去看的比赛。还有,有一场展示会,是不是男生都喜欢那些限量版的跑车?我送你吧。”

????“……”,方铭一愣,没搞清楚宋曦为什么突然说这个。

????他随后才明白,这是宋曦表达喜悦的方式,因为她还真的不会像一个小女孩那样撒娇,只会像一个会疼人的姐姐……

????“好。”方铭爽快的答应了,“跑车也要。”

????宋曦重重的点点头,“嗯!”嘴角浮出动人的微笑。这一刻,他俩都不再是强大的异能者,宋曦就是一个想讨人喜欢的女孩,终于找到了小伙伴喜欢的东西,心里高兴。

????“就剩下叶梦了,不知道她什么情况。”

????叶梦的情况,也好不到哪去,当方铭和宋曦找到她时,她正在逃亡中,确实是逃跑,手无寸铁,因为她的能力完全丧失,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,东躲西藏,这会,她躲在一台自动售货机后,气喘吁吁,神色仓皇。

????站在楼顶,方铭无语的看到,宋曦把手机对准了叶梦。

????在叶梦后方追过来的,是一些黑衣人,像是某种从事非法行业的团伙,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叶梦。

????叶梦焦急之中,冲向了斜对面的停车场,她踩着栏杆,一跃而起,要是过去,这种动作轻而易举,但是她现在只是个疲劳的普通人,干净利索的摔在地上,痛的叫了一声。

????“精彩的画面。”方铭听到宋曦低低的评价。果然,宋曦的心理还是有点问题……

????几个男人上来扶起叶梦,塞进一辆巴士内。

????“怎么帮她?”宋曦问。

????说起来,自从被攻击拉进过去的世界,宋曦也是被方铭就出来,她对怎么破解没有头绪。

????方铭想了一下,“其实破解的奥秘,就是能完全从过去走出来,直面自我,肯定自我。不能假装,不能自我欺骗,只要你还有一点怀疑,就无法脱离这个世界的禁锢。叶梦大概是很厌恶过去的她自己,只要厌恶,她就无法走出来。”

????方铭摇摇头,“仅仅杀掉几个人人,帮不了她。”

????“哦。”

????“我们跟着,随机应变。”

????那辆车速度很快,穿过城市边缘的各种路段,逐渐进入了繁华的市区,最后停在一座场面盛大的酒店前。

????当叶梦从车上被两个大婶扶下来时,样子已经大变,一身洁白婚纱,脖颈上,手腕上的首饰,熠熠生辉,整个人已经成了高雅美丽的新娘。

????宋曦和方铭对视一眼,两人都没想到,是这个结果,主要还是想不到女金刚也有这种美……

????稍后,方铭终于有机会解了整件事的起因。

????在酒店一楼暖色调的大厅里,叶梦被人守着,坐在一把椅子上,脸上都是挣扎的神色。

????在她面前,是几百名宾客。但是没有婚礼前常见的喧闹,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叶梦。这种不正常的寂静,主要是在等一个矮胖的老人说话。

????老人穿着一件红色褂子,笑容和蔼可亲,声音传遍整个大厅。

????“我刘义府不怕丢脸,要和大家说几句闲话,大家知道,我家志辉是个好孩子,他非常喜欢叶姑娘。”老人站在叶梦身后,扶着椅背。

????“叶姑娘和志辉交往,当时答应的很好,要天长地久。可拿了志辉的钱,她跑了,留下一张字条,’以后还你的钱’,我后来调查了,叶姑娘拿钱是为家人治病,孝心一片,也算情有可原。钱倒是不多,可是伤了我家志辉的心啊。”老人语气有些冷。

????“大家想不到吧,叶姑娘后来竟然去当了电子厂的工人,对了,老七,就是西边那家厂,还是从你手里买的地皮。”他冲着旁边桌上的一个客人打了声招呼。

????方铭恍然,难怪叶梦无法面对这段时期,她经历的这段日子,家人生病,不得已拿了别人的钱给家人治病。如果是一个品性不良的人,或许就糊弄过去了。但对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来说,这种经历,肯定会导致自我厌恶。

????“放着好日子不过,竟然去厂里上班?”一阵疑惑、耻笑的声音响起。

????红衣老人笑道:“年轻人嘛,总有胡思乱想的时候。”

????他走到叶梦面前,“但是,你答应了志辉,你就是志辉的女人,这件事,就是皇帝来了也拦不住!”

????在座的宾客们,听他说完这段话,没有人质疑这是绑架,似乎这是理所当然的。不仅如此,还有人鼓起掌来。当老人说完话,摆了摆手。

????“志辉一会就到,他还不知道这件事,这是为他准备的惊喜!”

????气氛终于活跃起来,大家喜气洋洋,相互攀谈,走动,等着新郎到来,叶梦就像是一个摆设,衬托着大家欢快的情绪,体面的谈吐和花样百出的炫耀。

????刘姓老人是个厉害角色,当众这么做,就是要让叶梦知道,谁也救不了她。坐在附近的一个中年女人,扶了扶金边眼镜,毫不客气的数落起叶梦。

????“下等人就是下等人,没有一点素质,永远改不了的,刘老实在太宽容了,要我说,应该把你丢到牢里去。”

????叶梦额头的筋鼓起,这件事的起因确实是她的错,无奈拿了刘志辉的钱,但她在成为超凡人类之后,就还了欠刘家的债。谁会想到,这次被八位王者攻击之后,又回到了过去,不慎落入了这种状况。

????看着宾客们指指点点的轻佻目光,想到被当成是让人惊喜的礼物,叶梦只觉得屈辱感完全吞噬了她,这一刻,她不是力大无穷、让属下敬畏的斗士,只是个供人取笑的女人,而她自己,也对此有很大责任,她厌恶此时的自己,这样活着,还不如死掉……

????在越来越焦灼的呼吸中,她的眼睛瞪大,终于看到了人群后的宋曦和方铭,两个人混在宾客之中,竟然没被人发觉。

????她的脸更红了,深深的低下头,泪水滴落,这下永远别想在两人面前抬起头来,尤其是那个外表温柔实际上很坏的宋曦……

????“她欠你们多少钱,”宋曦已经走了过来,“我还了。”

????漂亮女孩清脆的话音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,立刻涌过来十几个人,面无表情的挡在宋曦面前,客人们也是一副看热闹的神情。

????宋曦刚想发作,方铭轻轻按住她,笑着说道:“别误会,我们认识叶姑娘,但我们是来喝喜酒的。”

????叶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宋曦也有些迷茫。方铭对显然是中心人物的矮胖老人点点头,语气诚挚,“刘老,关于叶姑娘的事,我也有话要说,说完了我们就入座喝酒,可以吗?”

????叶梦低着头,身体一抖,这还是方铭吗?他能暴力击败王者,站在这个世界食物链的顶端,为什么要这样客客气气的和那种人说话……

????老人略微打量一下方铭,点点头,“可以,简短点。”

????方铭站在宾客面前,笑容温和,“各位,我是这位叶姑娘的朋友,在这大喜的日子里,有些话,必须得说一下。”

????见大家静下来,方铭点点头,“叶姑娘人很好,勇敢、坚强,大气,力气也大,只有一点,就是脑子不太灵光。”客人们纷纷点头称是,气氛友好。

????“她这段经历确实不算光彩,穷人的无奈。但是,一群真正无耻之徒嘲笑一个犯了错的好姑娘,当众侮辱她,这就不对了。”方铭话锋一转。“让我看看,真是物以类聚。”

????他指了指刚才那个讥讽叶梦下等人的中年女人,“你借他人之名开的投资公司,躲在幕后卷款关门,吸血鬼一个,有投资者家破人亡,你还有脸苟活于世,这脸皮。还有,你二哥还不知道是你在背后害他吧。”

????话音一落,女人脸色惨白,见了鬼一样,众人狐疑,难道是真的?

????接着,方铭转向了一个打扮体面的中年人,“呲牙咧嘴的,你不服?假酒贩子,灌装假洋酒,涉案金额够终身监禁了,你的作坊就在玉华庄园56号,”方铭看了眼周围的宾客,“举报可是有重奖,不用谢我。还有,你昨晚的约会不错哦,泡在天台泳池里看夜景,那个模特叫什么来着,好像也在这里。”

????中年人哗啦啦带掉了桌上的餐具。

????方铭视线一转,走到一个穿着粉色皮毛和短裙的女孩面前,瞟了她一眼,“刚说的模特,就是你吧,你男友还不知道这个惊喜。”

????女孩身旁的白衣男子霍然起身,怒指着方铭,“你说什么!”

????“别冲动,她还有另外一个约会对象,也在这里,就是那边那位道貌岸然的教授。”方铭淡淡一笑,“你女朋友会过日子,货比三家。你也不差,盗用公司大笔资金,嫁祸给他人,而且,你还是个逃犯,十年前,你在汴城致人重伤后潜逃。”

????男子看看女孩,看看方铭,转身奔向大门。

????那些维持现场秩序的人,已经扑了过来,打算过来阻止方铭,因为短短片刻,方铭的话已经让这里变成了人人自危的修罗场。

????方铭打了个响指,几人像木雕一样,僵直不动。

????“明白了吗?你们不配议论叶梦,爬虫们。叶梦美丽、正直、善良。”方铭想了想,把温柔两字省略。

????“就是这个脑袋不灵光的姑娘,可以为了人类,和敌人死战到底!为了同伴,可以用身躯阻挡攻击!你们除了自己的利益,还关心过什么?除了衰弱的欲念,还追求过什么?”

????矮胖的刘老已经意识到方铭的不凡,咳了一声,想说些什么。

????“我说话的时候,没人能打断,玉皇大帝也不行!”

????话音末尾,这个平静的年轻人身上,突然有一种宏大的气势爆发出来,让人心神恍惚,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身不由己,微微飘起,无法做出任何动作,只能像木偶一样听下去。

????听了这句台词,宋曦脸竟然红了,不知道是佩服还是觉得尴尬。叶梦的嘴唇颤动,眼里噙满泪,不争气的流下来,画好的妆脏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