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三本书是炼器必备的知识,分别讲述了炼器原理、炼器材料、火候掌握等,焦耳看了一遍,发现炼器和强化自己身体有相似之处,但也有本质区别。

????他自己身体的强化没有偶然性,在光脑强大算计中,一切都是计划好的,且成长性更高,有灵性。

????看了许久,焦耳决定学习炼器。

????炼器和强化自身虽有不同,但也有相通之处,炼器好了能对以后强化自身有帮助,且两者都需要大量珍贵的天材异宝,这些材料以后焦耳要准备许多,强化自身后剩余的材料可以炼器,可避免浪费。

????还有一点,在修仙界有几种职业很吃香也很赚灵石,丹、器、符、阵……它们中每一个大师的富得流油,也正好符合焦耳要求。

????“等学会炼器,就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不用再为灵石发愁了。”

????第二日焦耳就准备了聚灵炉和焦炭。焦炭属于凡火中强度最高的,也不会产生黑烟,极适合炼器炼丹。聚灵炉是一个类似大鼎的炉子,炉子一米多高,上面刻有聚灵阵,可镶嵌灵石。聚灵炉用灵石维持焦炭火的稳定,火候稳定才能炼制法器,稍有疏忽就只能炼成凡器。

????焦耳又去了独山铁矿,买了500块灵石的精铁矿,共五千斤。他打算炼制最常见也是最普通的法器,精铁剑。

????《炼器入门》推荐的也是这个法器,适合初学者练手。

????精铁剑只需要一种材料,精铁。只要把握好火候就能炼制成功。它的价格也不高,标价仅30灵石。按照每柄剑消耗150斤精铁矿算,五千斤精铁矿能炼成33件精铁剑,一共可卖990灵石。而成本才500灵石。这还是最普通的法器,就有100%的利润,可见炼器这一行的富有。焦耳很快喜欢上这个副业。

????焦耳第一次炼器,却没有丝毫紧张,说到底他还是个机器生命,就算有了独立智慧也是在机器生命基础上产生。机器代表着精确、严谨和一丝不苟。

????光脑中无数个炼器方案根据《器物正解》,《控火》,《炼器入门》被推演出来,加入了聚灵炉威力、焦炭产地、精铁产地等因素,一个近乎完美的控制方案出台了。

????此时,焦耳把身体放给光脑操控,完全排除了普通人炼器炼丹过程中情绪、精力、心态的影响。

????在光脑控制中,焦耳双手一丝不苟准确无误的点火引燃焦炭,打开聚灵炉,把精铁矿放到火焰上,配合聚灵炉完美无瑕的控制着火候。

????一百五十斤精铁矿缓缓的融化,在火焰炙烤下一些黝黑杂质被排除,滴入火焰中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……

????很快精铁矿越来越少,三个小时过去,只剩下三十多斤,正好够一柄长剑。青色精铁液体在焦耳引导下逐渐形成一个剑形,继续在焦炭火中煅烧……

????在这个过程中,焦耳都是在旁观,但心中还是有些紧张,这是他第一次炼器,也是第一次完全依靠光脑。

????结果很好,光脑没令他失望,完美无瑕的完成了任务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一柄散发淡淡犀利光芒的精铁剑平静躺在焦耳手中。

????“不错。”焦耳轻轻敲了敲精铁剑剑生,‘叮’一声脆鸣响彻竹楼,“虽然仍是下品法器,但比普通的精铁剑质量好上一成。”

????焦耳没见过太多精铁剑,但仍然自信他炼制的比普通精铁剑好。

????随后焦耳没有停歇,继续炼制精铁剑,一天过去,他炼成四柄精铁剑,接连七天,五千斤精铁矿耗尽,闪亮的33柄精铁剑摆在焦耳面前。焦耳脸色如常,一点也看不到疲惫痕迹。

????光脑控制他的身体炼器时,焦耳的意识可以休息,也可以思考别的事情,相当于不耗心神的一心二用。

????同时,焦耳可以连续炼器而身体不受任何损伤,但普通炼器师不同,他们支撑不了高强度长时间的炼器,更何况焦炭燃烧过程中会产生有毒气体,长时间呆在附近,对修士身体不好。久了会影响修炼速度。

????这方面焦耳不用担心,他是金属身体,相当于一件上品法器,不用在乎。这一系列原因,让他天生就是个炼器天才,因来这里时间太短,刚开始没发觉罢了。

????等焦耳意识到这一点时,他狂笑三声:“哈哈,伟大的机器人就是与众不同。”

????寿山峰,老驼炼器室。

????焦耳兴致勃勃递给老驼一柄泛着利光的精铁剑,“师伯,这是我这几天炼制的精铁剑,你看如何?”

????老驼弓着身子,伸手的同时习惯性的用神识扫过精铁剑,“咦?”老驼直了直身体,仰着头,正好看到精铁剑。

????嗖~

????老驼拿过精铁剑,翻看片刻,连连赞叹:“焦耳你真是个天才,第一次炼器都练得这么好,这柄剑比平常的精铁剑都好,至少要强上一成,练到这种程度需要极为精准的控制力,你现在就能达到这种程度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????焦耳眼睛弯起,笑眯眯的道:“多谢师伯夸奖,师伯,我的剑炼成了吗?”

????老驼把精铁剑还给焦耳,焦耳练得虽然完美,但毕竟仅是最普通的下品法器,老驼并没在意。“在丙字房中,你取去即可,有不懂得先问问元礼,元礼无法解决的可来问我。”

????老驼虽然答应帮助焦耳解答问题,但任何一个修士的时间都很紧张,他也不例外,特别是最近他找到了一丝突破成紫府散人的头绪,更感觉时间不够用的,现在仍答应帮助焦耳,已是很大面子了。这段时间他的徒弟李元礼都很难得到他的指导。

????看着老驼拄着拐杖走进甲字炼器房,焦耳才进丙字房中。

????丙字房中,李元礼坐在正中一个宽大木椅上,身前聚灵炉中的炭火渐渐熄灭,咔嚓~炭火上一柄紫色长剑上有雷光闪动,声音正是从上面传出的,足足响了一炷香功夫才渐渐消失。

????“成了。”李元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满意点头,听到门外脚步声,看见焦耳,高兴地道:“原来是焦师兄,师兄来的正好,这柄剑刚炼成,师父给它起了名字,叫紫电剑。师兄觉得如何,如果不合适,可以起个别的名字。”

????“紫电剑,紫电剑。”焦耳默念两声,满意点头,“师伯起的这个名字挺好。就叫它紫电剑了。”焦耳抚摸着紫电剑连连点头。

????“师兄小心,你尚未炼化它,它剑身锋利且有闪电……”看到焦耳抚摸紫电剑,李元礼平静的脸上突然焦急起来,急声提醒。

????但焦耳手指抚摸到紫电剑剑刃上,手指毫发未伤,剑身上的闪电传到焦耳手指上,被快速吸收,这是电能,无需通过能量转换器,直接储存到高级锂电能量源中。

????“滴,。”光脑中出现一条信息。

????“呃~我杞人忧天了,竟忘了师兄身体强悍,紫电剑再锋利也只是法器,伤不了师兄的。只是没想到师兄连雷电都不怕。”李元礼放下心,恍然道。

????“我炼化它,试试威力如何。”焦耳也不拖延,电流穿过身体涌入紫电剑。紫电剑是无主法器,很容易炼化,一炷香功夫,焦耳在紫电剑上留下他的烙印,轻轻一甩,挽出一个剑花。

????“引雷术。”焦耳掐动法决,以剑为指,引动寿山峰上一大块乌云产生的闪电。

????咔嚓~

????绿色山峰电闪雷鸣,落下一道手指粗的闪电,被紫电剑引到一块万斤巨石上。

????哗啦啦~

????万斤巨石不堪一击,化为几千脑袋般大小的石块,有些顺着斜坡滚到山腰,惊动一些正在修炼的弟子。

????曹长松穿行在寿山峰中的密林里,没了往日的安逸。

????他精于炼器,和老驼经常交流炼器方面的知识。另一方面,他受困于后天几十年,老驼受困于先天百余年,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,他们虽然相差一个境界,但平日交往颇多。特别是最近老驼钻研炼器,隐约发现一条通往紫府的道路,与曹长松一番交流,渐渐确认了这一点。如果可以曹长松也能凭着炼器进入先天。

????曹长松心中有了期待,一扫往日的颓废不羁,最近修炼非常刻苦。特别是炼器,每天都炼制法器,提高水平。

????“如果能够进入先天,就能找那小子出口恶气。”曹长松想起焦耳那张欠扁的脸就气的慌,他竟被一个刚刚修炼没多长时间的后辈折了极大面子,他心中憋着一口恶气。

????“快了,老驼师叔再修正几次,就轮到我了。”曹长松心中清楚,一条进阶之法极为珍贵,老驼不可能平白无故和自己交流,老驼有他的打算,他打算让曹长松先采取那个法子,如果成功,他才会尝试进阶紫府。如果失败,或许每年曹长松的祭日,他会记起。

????呼~

????山上突然滚来几块石块,有的砸到树上,咔嚓一声砸断许多树枝,有的朝曹长松砸去,曹长松皱眉,大袖一挥,一股劲风迎上,石块瞬间粉碎,一大片石灰飘扬粘到树叶上。

????“谁这么不小心。”曹长松心有怒气,本想上去教训一番那人,但想到更重要的事情,瞬间忘记刚才的不快,急匆匆去找老驼。

????“哈哈,威力增加至少三成。”焦耳满意的左看右看,“不错,不错。”

????李元礼颇为羡慕,“师兄,附加属性,一般法宝才有,这柄紫电剑如果不是质地达不到法宝要求,定能成为法宝。”

????焦耳满意收起紫电剑,告辞李元礼,离开天玄门,朝西面走去。

????这次他炼制了33柄精铁剑,自己留着太浪费,天玄门中弟子都免费发一柄精铁剑,在门派中也卖不出去。焦耳去岭西城卖掉精铁剑,积攒一些灵石。他暂时打算依靠炼器赚取灵石,当然下品法器是不行的,利润低,至少要上品法器才行。但上品法器很难炼制,连先天修士老驼都不敢说百分百炼成上品法器。

????比如紫电剑,受制于老驼水平、炼器材料,才练成上品法器。焦耳虽然有光脑,但想要达到炼制上品法器的程度,还需多加磨练。

????焦耳打算一边炼器一边汲取经验,用卖法器的灵石购买炼器材料,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,增加自己的炼器经验。

????岭西城中最大的法器收售之地天工府坐落在城东,焦耳光脑中早就存了岭西城地图,此时循着‘路’走进天工府。

????天工府是一个方圆三里的大院子,院子被分割成许多单独区域,每一块地方都密密麻麻坐落着一大片石屋。

????进入天工府大门,有一小厮上前问安,问清焦耳来此目的,领他来到一客厅中,厅中排着七八人的队,都是等候出售法器的修士。

????队伍最前面,坐着一个中年修士,看其模样,是个先天修士,正品评着法器。小厮介绍,中年男子名叫于渊是天工府管事之一,其眼光毒辣,炼器水平极高,平常负责收购法器,法器经他之手,价格一向合理,在岭西城有口皆碑。

????于渊除去自己的修炼时间、炼器时间,出面收购法器一日只有三个时辰,故每天前来出售法器的修士都很多。其中有专门炼器出售法器的,有卖掉自己用不上的,也有投机取巧的。

????焦耳排着队观察着周围情况,发现于渊水平的确很高,法器一经上手就知道大概情况,给出的价格也能让人接受。不到一炷香功夫便轮到他,只是焦耳身后又来了七八人,于渊一刻也闲不下来。

????焦耳把33柄精铁剑递给于渊,“前辈,这是我炼制法器,您看看值多少灵石。”

????于渊并没因为精铁剑是最普通的下品法器而轻视,下品法器虽然炼制容易,但每一柄都蕴含了炼制者的心血,带着炼制者自身的特点,所以每一柄法器都有各自特点,有的只是是否明显而已。

????拿过其中一柄,食指轻轻敲了一下,剑身颤抖发出一阵轻鸣,同时神识扫过,很快弄清了这柄精铁剑的品质。